首页 »

到美术馆的“客厅”看一部片子

2019/11/9 2:51:05

到美术馆的“客厅”看一部片子

 

“乏味的影片三分钟也会嫌长,动人的影像两小时仍然让人意犹未尽。”影像艺术收藏家勒梅特夫妇这样说。 作为“2016中法文化之春”核心项目,“直播—Welcome to My Life | 勒梅特夫妇影像艺术收藏展”5月4日在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开幕。展览呈现来自包括史蒂夫·麦奎因、马克·沃林格、杨福东、多米尼克•冈萨雷斯-福斯特、克里斯蒂安·马克雷、易托·巴拉达、刘真辰等23位(组)全球范围内具有影响力的影像艺术家分别带来的23组影像作品。

 

《王国的门槛》 马克·沃林格

 

展览共划分为五个板块。步入1号展厅,观众首先遇见的便是一道来自“透纳奖”得主马克·沃林格(Mark Wallinger)带来的《王国的门槛》(2000), 沃林格的镜头对准伦敦城市机场出入境区的自动出入口——大不列颠“领土”的出入口。旅客们或踽踽独行,或成群结队。耐人寻味的是,没有一个人看镜头,即便是最清白无辜的人在通过海关时都会刻意调整肢体语言。这一作品置于整个展览的入口之处,仿佛在与参观者对话:“你准备好进入影像艺术的王国了吗?”

 

一架由五名钢琴手同时弹奏的钢琴,田中功起

 

1号展厅的4组作品刻画着不同的城市、社会空间,2号展厅则刻画“人”为主,其中包括第54届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得主克里斯蒂安·马克雷的手语作品《混合阅读》。这一作品受男高音歌唱家恩里克·卡鲁索为“双耳失聪”的海伦·凯勒唱歌的经历启迪而创作。此外还有史蒂夫·麦奎因早期幽默、讽刺的作品《出埃及记》以及艾里·坡恩凸显人与人之间复杂性的《男孩的激情》等。

 

狭长的3号展厅内则是詹妮弗·阿罗娜和吉列·卡萨迪利亚拍摄于波多黎各别克斯岛的《回声》,探讨关于抗争、自由和新时代的话题。在进入4、5号展厅前,观众将正面迎上汉斯·欧普·德·贝克名为《决心》的作品,作品中一户中产阶级家庭看似在现场奔跑,实际上却一直呆在原地,哪也去不了。

 

 

《后房:嘿,天亮了》 杨福东

 

《喷嚏》 麦卡·罗腾贝格

 

相邻的4、5号展厅内,杨福东的《后房:嘿,天亮了》中,四个主角同步在街上和公园里抽烟、打哈欠、敲背、拿着木剑挥舞。麦卡·罗腾贝格的短片《喷嚏》受托马斯·爱迪生的短片《一个喷嚏的活动电影记录》启发,艺术家将不同人不同频次的喷嚏展现为一种奇妙的韵律。恩里克·拉米雷兹作品《行走的男人》则在海拔5000英尺海天相连的绝美盐湖中实现了一个超现实唯美的梦。展览最后以刘真辰作品《别了》结尾,继泰坦尼克号后,世界最著名豪华游轮“玛丽女王2号”正起航出发,乘客与大陆挥手告别的情景被慢镜头处理后有种道不明的忧愁。

 

不同于传统影像展览单纯的“黑箱子”空间,整个展览在线索及空间的策划上做了多样化的巧妙划分和组合,从一分钟的短片至五十多分钟的中长片,共计5小时51分钟57秒的总时长,参观者得以在明暗之间、有声与无声之间、欢快与阴郁之间、冲突与和谐之间、唯美与残缺之间穿梭。

 

《直至录像带结尾》小金沢健人

 

这些展品全部来自勒梅特夫妇的收藏,他们从90年代末开始收集影像艺术作品,其收藏被权威的国际艺术收藏数据库拉里名单(Larry's List)排在影像和新媒体艺术收藏的前10名。

 

为什么会收藏影像作品?勒梅特夫妇一直对影院充满激情,经常一天要去三四次。15年前开始收藏影像艺术品的他们,一直信任着这些影像艺术家,即使大众舆论认为这些影像根本就不是艺术。他们最早收藏的影像是一部开头看似蚀刻和照片的无声静态图像,而后却以丰富的动态、声音、颜色结束。

 

对勒梅特夫妇来说,影像收藏最大的一个好处是作品不需要保险并且运费很低。但是编辑这些作品是个挑战。勒梅特夫妇的家里没有独立的放映厅,但他们经常在可容纳25人的客厅里,使用投影仪向客人展示他们的收藏。值得一提的是,展览期间,美术馆将复原勒梅特夫妇客厅空间,公众可申请成为该客厅两小时的主人,并挑选自己喜爱的作品,邀请亲朋好友共同赏析、分享。

 

勒梅特夫妇影像艺术收藏展

时间: 5月5日—6月26日(周一闭馆)

地点: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

 

(图片由主办方提供。 图片编辑:徐佳敏 编辑邮箱:ljnjf@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