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逝者】怀念“庭前独角兽”:邹碧华

2019/12/3 11:03:41

【逝者】怀念“庭前独角兽”:邹碧华

 

消息称,12月10日下午1时50分,一个阴沉的冬日午后,上海高院副院长邹碧华在赴徐汇法院参加司法改革座谈会的途中突感胸闷胸痛,司机遂将其送往瑞金医院。

 

下午2时22分,邹碧华在做完心电图检查后突然晕倒。经全力抢救,他仍于4时许不幸逝世。瑞金医院初步确定为心源性猝死。目前,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已成立治丧办公室,负责处理后事。

 

再过一个月,属马的邹碧华就要迎来48岁生日。

 

“震惊!天妒英才,祝愿他一路走好!”一时间,许多人在微信朋友圈里表达着痛惜。邹碧华的微博名叫“庭前独角兽”,他的阖然长逝,让整个法律圈都陷入了悲伤。

 

儒雅的学者型法官

 

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说话富有条理,是邹碧华给人的第一印象。邹碧华是江西人,1984年至1988年在北京大学经济法系就读,1993年通过北京大学国际经济法系硕士生考试,后硕博连读于1999年获得法学博士学位。他不仅具备扎实的理论功底,更是在办案之余勤于思考和积累,发表论文数十篇和多部专著。

 

“他没有一丝不耐烦,始终笑嘻嘻的。”七八年前,《物权法》实施之前,两位记者要去专访邹碧华——他当时是高院民二庭庭长,又是北大法学博士,请他来解读再合适不过。作为一部新颁布的法律,记者理解起来并不容易,邹碧华很有耐心,尽量把艰涩的法律条文用通俗的语句解释出来。七八年过去,当时谈了什么已经记不清楚,但邹碧华儒雅、随和的印象却令人深深留在脑中。

 

笔者也曾数次参加上海高院的新闻发布会,邹碧华也是常客。记得一次以食品安全犯罪为主题,谈起法律,邹碧华自然谙熟于胸,当记者问及一些数据,他也脱口而出。不久前听他讲上海司法改革,一项项举措和设想娓娓道来,引人入胜,没有半句废话。

 

10年前,一位媒体同行到邹碧华家中,对他的两个书房叹为观止,“他的书房里有几千本书,就连桌子底下也堆满了书,而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法律书籍”。看书几乎成了邹碧华唯一的爱好,他每月都会把一两千元花在购书上。对于办案之余收获的理论硕果,邹碧华收获了无数的赞誉,对此他只是谦虚地说:“我只是比别人多花一些时间在理论思考上罢了,没什么特别的。”

 

邹碧华是一位勤于思考、勤于钻研的学者型法官,这缘于他对司法公正的追求。邹碧华的微博和微信名叫“庭前独角兽”。笔者以为他的所谓独角兽是指獬豸(xiè zhì),一种能辨是非曲直、识善恶忠奸的神兽。作为中国传统法律的象征,獬豸一直受到历朝的推崇。进入近代,仍将其视为法律与公正的偶象。他的内心深处,怀着对法律与公正的不懈追求。

 

“希望律师的职业环境越来越好”

 

9日23:45分,邹碧华发出最后一条朋友圈,“希望让律师的职业环境越来越好”。这句话是作为一条题为“上海法院律师一卡通上线”新闻的评语,上海法院独创的律师诉讼服务平台将大大有利于保障律师的诉讼权利。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吕红兵和邹碧华相交多年,惊悉噩耗之后,他几度哽咽,“我与邹碧华交往多年,毫不夸张地讲,在我心目中,他是上海滩乃至全国最优秀的法官、最优秀的院长!他才48岁,前途无量。毫不夸张地讲,他的去世是上海乃至全国法院的一大损失!”

 

法庭上,有的法官常常表现得非常强势——不愿意多听律师解释、随意打断律师发言、当庭对律师进行训斥等。2010年,邹碧华身为长宁区法院院长,推动发布《长宁区人民法院法官尊重律师的十条意见》。之后两年多的时间,长宁区院法官对等律师的态度有了较大的改观。他在一篇论文中写道,“法官与律师关系不处理好,将会给司法公正及司法公信力造成巨大伤害。法官应当确立法律共同体的理念,以尊重律师为己任。”

 

邹碧华去世的消息传开,律师界一片集体痛悼之声,这并不多见。大家对他的所作所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给人尊重,别人也会尊重你。

 

对学生有种发自内心的关怀

 

“谢谢邹碧华老师,课讲的太好了,课程讲解十分透彻,让我受益匪浅!每次听老师的课都会有所收获,很高兴能当一回老师的学生。”一位华政的学生如是评价。

 

身居公职,十分繁忙,但是邹碧华一直在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带研究生。每年的研究生论文答辩,他都必到现场。

 

他对自己的学生有种发自内心的关心和呵护。他的一位研究生提到,自己的论文交上去,邹老师几乎是逐字逐句提出修改意见,可以想见他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其实不仅是写论文,学生的生活、实习、就业,他都及时伸出手帮一把。他甚至亲自打电话给一些律师界的老朋友,为自己的学生争取实习的机会。

 

今年5月20日,邹碧华应邀来到华政与2014届毕业研究生围绕“职业生涯规划与自我调整”进行专题交流。他从社会、职场、家庭等层面,介绍了进行良好职业生涯规划的要领,重点就如何转变心态、如何应对职场压力、如何处理人际关系等问题进行了指导。他引用了大量真实、生动、详实的案例,并结合自身的发展经历,为毕业研究生解决了诸多困惑。

 

其实,虽是法学科班出身,邹碧华的涉猎不局限于此:他读《哲学的慰藉》,认为“在哲学中,能够找到最深刻的慰藉,因为它能为我们提供真正的智慧”;他读《资治通鉴》,反思中国古代的人才制度,认为“领导者的明智、个人修为及智慧固然十分重要,但从国家竞争力的角度,还是应当有一套行之有效的考核评价机制,还是应当为人才的成长和生存创造出制度和人文环境”;他向大学生推荐《情商》,希望大家“永远保持乐观向上的心态,永不抱怨,去做那些力所能及能够改变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