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岛崇明也有山歌?而且这么高大上?快找来听听

2019/12/3 11:03:41

海岛崇明也有山歌?而且这么高大上?快找来听听

崇明糕,清水蟹,东滩湿地,森林公园……说起崇明,这些词最容易跳入你的脑海。可是,你知不知道,作为“祖国第三大岛、世界最大河口冲积岛”的崇明岛还有一样宝贝——山歌。而且,崇明山歌其实非常“高大上”:已有1300多年历史,几乎和崇明岛同岁;而且是上海市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

 

 

你可能觉得很奇怪:一个岛上,为什么会孕育出山歌来?事实上,“山歌”即为民歌,也是诗的源流。崇明四面环海,长期以来农耕自足,山歌自成体系,唱的都是老百姓日常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常用的崇明山歌曲调有“四句头山歌”、“对花调”、“倚栏杆调”、“采茶调”、“东沙调”、“牌名调”、“喊牛调”、“白鱼号子”、“香袋调”等30多种,内容则以劳动歌、生活歌、情歌、哭丧歌等数量最多。

 

和许多优秀的民间传统文化一样,崇明山歌也面临着青黄不接的尴尬。为了拯救崇明山歌,2010年,崇明县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崇明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分中心发起了“保护崇明山歌”的活动,专门组织人员收集、整理崇明山歌。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3年1月,《中国崇明山歌集》出版。这本书主要选取了1987年崇明民间文学集成乡(镇)卷本,同时增加了2006年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中收集到的一些崇明山歌,共收录歌曲600多首,分劳动歌、仪式歌、情歌生活歌、劝世歌、风物歌、历史传说、故事歌、儿歌等篇章。

 

在这本书的序言里,作家徐刚分析了崇明山歌的特色——

 

一是发音高亢,自编自唱。崇明岛位于长江入海口,是河口冲积而成的沙岛。受大江大海的影响,加之芦苇丛林形成的河湾阻隔,必须发大声才能听见,所以形成了崇明人高亢洪亮的声音。

 

二是吴语特色。崇明方言属吴语,因为江海阻隔,在二十世纪80年代之前很少受外来语言的影响,因而是吴语北部边界稳定、古老、古意浓重的一种方言,这也是崇明山歌之所以存在与众不同语言氛围的所在。 无论唱什么题材的山歌,总是会被源远流长、古色古香的语言韵味所浸润。

 

如果你听得懂崇明话,崇明山歌是很有趣的。

 

崇明纺娘做工的时候唱什么?手里忙活,嘴也不闲着。在山歌《纺纱娘》里,纺娘们一边工作,一边不厌其烦告诉自己的憨厚夫君哪里的针不能买,听着听着脑海里就自然浮现出货郎在小岛上走街串巷与主妇们斗智斗勇的画面;

 

“丫头”(崇明话,“女儿”之意)远嫁外地了,家人如何思念她?山歌《潮水娘娘》所呈现的,简直就是诗一般的意境:女儿远嫁太湖西,爹爹去接了几次,也接不回。好不容易到了正月十五,女儿在夜色中坐小船回家了,一家人异常高兴,大哥买肉,二哥捉鱼,母亲烧火做饭(有没有《木兰辞》里花木兰从军回家时的即视感?),蹲在灶头抹眼泪:回来几天,女儿又要走了……

 

即使你听不懂崇明话,也没关系,崇明山歌那古朴的节奏和自然的韵律同样让人着迷。

 

在音律上,崇明山歌并没有严格遵循流行的七声音阶或十二平均律,唱法灵活,转音平滑,给人一种奇特的听觉享受。听过鸟叫吗?鸟叫同样不遵守“do、re、mi”,可就是很好听,崇明山歌也是如此。在节奏上,崇明山歌同样限制很少,以《潮水娘娘》为例,歌唱者几乎是以散板从头唱到尾,如果没有配器,你想给山歌打打拍子都很难。灵活的节奏和音律组合在一起,给人一种空灵、飘逸、原始、神秘的感觉。

 

就在今年1月31日,崇明山歌首次走出田间地头,以音乐会的形式登上了剧院舞台,“沙上风——崇明根源音乐会”在上海大剧院举行,受到广泛好评,就连不少崇明本地观众也惊喜万分:“原来崇明山歌这么好听!”

 

音乐会上,两位非遗传承人:张顺法、张小末兄妹作为纯正崇明山歌的代表,上台清唱了两首歌。张小末说,唱歌、排演山歌剧、传承山歌,已经成了日常生活一部分。张顺法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崇明山歌的热爱:“肚皮里的歌,两个小时都唱不完!”

 

为了让更多人能了解和欣赏崇明山歌,崇明山歌专辑——《潮汐》也即将面世。《潮汐》专辑选取崇明山歌中最具代表性的9首歌曲,在还原崇明山歌的同时,以现代人最能接受的音乐风格制作而成。“这几年崇明与岛外联系多了,海岛方言、农业生活都在逐渐改变,我们一直思考在保护山歌曲调原味的同时,如何创新吸引年轻人。”崇明县文广局局长黄海盛表示。

 

【《潮水娘娘》歌词】

 

五更鸡鸣鹁鸪啼,丫头嫁了太湖西, 青山竹园望不见,浪白涛涛哪得归。

爹爹去仔两只小船接勿归, 爹爹去仔两只大船接勿归。

问你郎啊郎啊为啥勿归来? 郎话咯我正月半夜来流柴排上汆归来, 榔头开仔花勒归。

五更鸡鸣鹁鸪啼,丫头嫁了太湖西。 青山竹园望不见,浪白涛涛哪得归。

爹爹去仔两只小船接勿归, 爹爹去仔两只大船接勿归。

问你郎啊郎啊为啥勿归来? 郎话咯我正月半夜来流柴排上汆归来。

大哥看见仔妹归,爬沟落水买肉归 。

二哥看见仔妹归,撑出攀网捉鲜鱼。

娘问郎啊郎啊你还几时归? 郎话咯石臼舂穿。

榔头开仔花勒归,一头烧火只做弄猫尼。

娘看见丫头归,掀起白白花裙摆揩眼泪。

丫头蹲仔一天、两天、三天、四天, 五头六天回家转。

娘问郎啊郎啊你还几时归?郎话咯石臼舂穿,榔头开仔花勒归。